<strike id="17wsn"><pre id="17wsn"></pre></strike>
  • <form id="17wsn"></form>

          第59章 受審_人間政道_嘟嘟書屋

          章節目錄



            在眾目睽睽之下,馬鳴被兩個紀檢干部護著離開了后樓。

            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轎車,兩人將馬鳴塞了進去,并坐到了他的兩邊。梁劍平坐進副駕駛,示意司機開車。

            車輪滾動,迅速駛出縣委大院,來到一公里外的一處宅院。



            這是一座民國時代大地主的紅色小洋樓,收歸國有后,成為政府辦公場地,傳承到現在,成了紀委的辦案點。在豐縣政壇頗有名氣,人稱紅樓。有人編了個歇后語戲稱:紅樓里喝茶——有去無回。

            馬鳴其實有個疑問,為什么紀委喜歡把人從會場帶走。新聞里、影視劇和紀律警示片里都是如此。即便他是無辜的,這么多人看著,也是件很丟臉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路上他琢磨了一下,原因大概有三:一是便于控制,會場出入口布置兩個人就可以扎緊口袋,嫌疑人很難逃脫;二是開會期間會讓嫌疑人放松警惕,起到麻痹的作用;三是眾目睽睽之下,形成較大震懾力,只要你違紀,何時何地都可以被帶走,現場的警示作用拉滿。

            馬鳴本想與兩個紀檢干部探討一下,可看到他們滿臉肅殺,便忍住了。

            一開始,他是緊張的、害怕的,可仔細盤點自己這一年的工作經歷,絕對沒有任何違法違紀情況,清清白白、端端正正,經得起任何調查。大概率是誤會或者被人惡意舉報,所以他很快就又平靜淡定下來。

            全程無話,很快就來到了辦案點,馬鳴也迅速被帶入問詢室。

            梁劍平安排那兩個紀檢干部負責第一輪的審問。

            一個是黑臉包公,一個是白面書生。馬鳴在心里默默地為他們起了個外號:黑白無常。

            問訊室在一樓東廂房,設施簡單,除了審訊臺、桌椅、電腦等設施較為齊備外,被審訊者前面空如大海,只能坐在一張木制椅子上,連手都無處安放??赡芄室馊绱嗽O置,讓被審問者感到手足無措。

            黑臉包公指了指椅子,沉聲道:“坐?!?br>


            馬鳴乖乖坐過去,面對著威嚴的紀檢干部和刺眼的臺燈,平靜地問道:“可以開始了嗎?”

            兩個紀檢干部嚇了一跳,我們還沒開口嫌疑人倒著急了,而且出奇的冷靜,他才22歲啊。真是活久見。

            黑臉包公坐下后,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冰冷,道:“你可以開始交代了?!?br>
            “交代什么?”馬鳴平靜而懵懂。

            黑臉包公冷哼了一聲道:“你自己清楚,違法的,犯罪的,亂紀的,一項不漏?!?br>
            “路上我仔細盤點過了,你說的這些我一項都沒有,所以沒有要交代的?!?br>
            “你這點伎倆太low了知道嗎?”黑臉包公道,“每個進來的干部一開始都是這么說,可最后呢?貪污受賄,權色交易,一樁樁一件件都講了出來?!?br>
            白面書生明顯是做輔助工作的,一直在低頭記錄,此刻抬起頭,盯著馬鳴,聲音柔和道:“小伙子,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。在我們紀委的辦案程序中,主動交代、被動承認、對抗調查是完全不同的概念,最后的判罰標準也大相徑庭,所以,你最好馬上交代清楚?!?br>
            “對,現在是你最好的機會!”黑臉包公敲著桌子說道。

            “要不您提醒一下?”馬鳴撓撓頭,又摩挲了幾下下巴,實在是想不出來自己哪里有問題。



            黑臉包公怒目圓睜,氣道:“馬鳴,你不要企圖蒙混過關!我告訴你,這么多年,只要進入這房間的嫌疑人,從來就沒有安然無恙地走出去過!”

            馬鳴平靜道:“那我就是有史以來第一個?!?br>
            黑臉包公怒拍桌子,吼道:“囂張!放肆!”稍頓了一下,問道:“那我提醒你一下,梅廣石場亡人事故!”

            “已經處理完了呀?!瘪R鳴更加迷惑了。

            白面書生有點等不及了,道:“你們鄉政府在事故中有責任,個人也有責任,尤其是你?!?br>
            馬鳴道:“我沒有責任。你們可以對照鄉政府的文件,作為安監站一般干部的工作職責和內容,我一條沒落,而且做得扎實細致。針對梅廣石場問題,我檢查督促的頻次遠超要求,而且每一次去,我都作了記錄、臺賬,拍了照片留存,梅廣的石場安全主管都知道,我都讓他簽了字。他們石場有安全隱患,鄉政府發過多次的整改書,都是我送過去的,他們也都簽收了,整改方案也給過我,我也存檔了?!?br>
            “我們說的是關停!”黑臉包公氣呼呼道,“為什么關而不停?”

            “本來是要關的,可梅廣耍無賴,我檢查時停工,我一走就開工,總不能我每時每刻都守著吧。我們就是個安監站,執法手段很有限,只能懇請安監局處罰,可上級讓我們自己處理,我后來就跟鄉政府司法所申請法院強制執行,可法律上有規定,拒不執行行政處罰決定書的,可在3個月內申請法院強制執行。司法所說還沒到期限,再等等看,不要輕易亮出最后底盤,出動法院力量,結果呢,就先出事故了?!?br>
            黑臉包公又是一聲濃重的冷哼,道:“你還不說實話是吧?”

            “我說的就是實話!”



            黑臉包公呵呵了一聲,道:“之所以沒有關停,是你落實處罰書不到位。說,為什么不執行?有沒有徇私舞弊?”

            馬鳴終于明白了,有人舉報,甚至是栽贓陷害自己。那么,沒有證據紀委不會直接將他帶過來的,那就是已經掌握了證據?可證據是什么,又在哪里?

            馬鳴腦海里立即閃現出鄉長的形象,是他不讓關停的。他清楚地記得,在鄉長辦公室,他當著蔣繼紅和自己的面,明確提出了不關停的要求。在石磊村調研會上,他也說了要暫停關停政策。

            那到底要不要抖露出來?抖露出來,自己是否就能脫身?紀委會信嗎?如果查實,對簡耀的影響有多大?

            他覺得這次被紀委調查,肯定不是鄉長搞的鬼,因為如果自己死咬住鄉長,他也會被拉下水。簡耀應該不希望紀委再來調查這件事。

            首先,馬鳴為人正直,盡管此前鄉長給他穿小鞋、使絆子,很不地道,但他不想趁機挾私報復,打擊他人。其次,鄉長首先是寶山鄉的領導,如果自己這次把領導咬出來,以后可能就沒有人會信任自己。

            第三,這次安全事故,責任是梅廣,政府不能陪葬;因為責任制度的原因,國內但凡出現事故,都要免職一大批,這在國外是不可想象的,馬鳴認為雖然應該追求主管單位的責任,但不應該一刀切地處理那么多干部,不少干部完全是被殃及的池魚。

            第四,他很善良,不想一個剛剛提拔的干部就這么地完蛋,關停不關停不是利益糾紛,而是工作理念問題,他要以理服人,以德報怨,努力說服鄉長,畢竟以后推進綠色礦山建設,必須要鄉長大力支持。

            因此,他決定不說出鄉長不同意關停的內幕,并且盡量避開這個話題,努力做到既不撒謊也不舉報,保護自己,也保護寶山鄉的領導。

            只是,不知道,紀委到底掌握了什么證據?又有什么手段?


          ddyueshu.com。m.ddyueshu.com

          章節目錄

          都市小說相關推薦:More+

          絕世刀霸

          古涼一夢

          攜卿入紅塵

          花間閣

          十三界皇

          不求美名

          冥夫大人:有話好好說

          洋蔥

          從吃龍肉說起

          難民貓

          絕世傾城

          常大石
          亚洲国产成人精品无码不卡久久久久久久,隔壁人妻bd高清中文字幕,99久久最新视频免费观看,精品少妇一区二区无码视频,夜爱婷婷五月 久久av嫩草影院视频在线 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三级片 高清无码人妻一区二区视频 欧美三级在线播放 国产高清无码一区 无色码中文字幕亚洲精品 av潮喷大喷水系列无码 永久免费毛片手机版在线看 国产91精品看黄网站在线观看 国产日韩AV免费一区二区三区 狼友视频国产精品第二页